移动版

主页 > PT角子机 >

【看台】前甲A最佳外援:中国足球太着急 红塔当

红塔外援基里亚科夫:很怀念在中国的日子

干练的短头发,臃肿的身材,刚一见面就笑呵呵地看着你,主动上前握手,这样的行为举止很难让人把他同当年甲A赛场上叱咤风云、脾气火爆的谢尔盖·基里亚科夫联系在一起。

16年前,他来到中国,加盟云南红塔,征战甲A联赛。两年后云南红塔队解散,又转投山东鲁能。在中国踢球三年,出场67次,打进26球,他是甲A联赛“最佳外援”之一。

前甲A最佳外援基里亚科夫与腾讯体育面对面

前甲A最佳外援基里亚科夫与腾讯体育面对面

离开中国13年,他依然对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念念不忘,以至于我让他在咖啡和中国茶之间选择时,他果断选择了后者,“中国茶是全世界味道最好的茶。”

交流过程中,他不断向记者扫听着中国足球的状况,“听说云南到今天都没有职业球队?”、“山东是不是一直还很强?”、“中国足球现在的投入太大了,是不是太急了?”……他希望有一天以教练的身份再回到中国,并且认为自己这辈子就是为足球而生的,“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足球。”

01 做教练没做球员成功 尤其是在中国踢球的那段日子,如果5分满分,他给自己打5分。

2003年年底,基里亚科夫在山东鲁能走完了他职业足球的最后一段路,宣布挂靴。他的球员生涯拥有无数辉煌,比如曾在1988年、1990年两次代表当时的苏联取得欧洲青年锦标赛冠军,那时的他被认为是传奇球星布洛辛的接班人。他为国家队奋斗将近10年,打进30球,当选过后来的俄罗斯足球先生。

基里亚科夫被看作俄罗斯未来领袖

基里亚科夫被看作俄罗斯未来领袖

退役之后,他又回到了德国,进修教练员课程,考取教练员资格证书,他认为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不是我太着急,而是因为真的离不开足球,我的生命里就不能没有足球。”

2006年,基里亚科夫拿起了拉脱维亚道加瓦队的教鞭,正式开启教练生涯。11年时光转眼即逝,他曾在奥廖尔斯巴达队、俄罗斯国青、国少队,以及图拉兵工厂队担任过主教练,但却都没能像球员时那样取得过让人骄傲的成绩。

虽然去年曾带领图拉兵工厂队冲上俄超联赛,但球队只踢了一个赛季的俄超联赛就降级,他也因此下课,目前赋闲在家。

基里亚科夫带领图拉兵工厂队升入俄超后草草下课

基里亚科夫带领图拉兵工厂队升入俄超后草草下课

“你做球员的时候很突出,但做教练之后的成绩却不是很理想,这是为什么?”对于腾讯体育这样的问题,他苦笑了一下,“我也知道足球的结果和成绩非常重要。我也对自己球员时期取得的成绩很满意,尤其是在中国踢球的那段日子。如果5分满分,我给自己打5分。可即便现在的状况,我也是能给自己打4分。当然,谁都希望自己能够做得更好。”

赋闲在家的基里亚科夫正在寻找新的执教机会,他特意两次告诉腾讯体育记者,如果中国有俱乐部愿意邀请自己去执教,那将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我在中国有很多好朋友,我会用自己正确的方法告诉中国的球队怎么去比赛,如何正确的踢球。”

基里亚科夫愿意来中国执教

基里亚科夫愿意来中国执教

基里亚科夫和前国脚刘越是好朋友,两人曾一起在云南红塔队踢球,现在都一直保持着很好的联系。他当年带领图拉阿森纳冲上俄超时,刘越特意通过社交媒体把喜讯告知所有人。

02 他还是那个狂人 他在带队训练时极其严格,会像踢球时那样大喊大叫,急了也会打骂队员。

基里亚科夫曾在德国踢球7年,与卡恩,哈斯勒等名将做过队友。聊到这两人时,他用亲切地称呼他们为“兄弟”。卡恩的狮子吼让人印象深刻,这其实也是跟基里亚科夫学来的。

“我当年就告诉他,一定要更有激情一些,这种怒吼的庆祝方式对于自己的队友也是一种激励,让你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卡尔斯鲁厄时期的基里亚科夫和卡恩

卡尔斯鲁厄时期的基里亚科夫和卡恩

“退役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气变好些了吗?”面对腾讯体育这样的问题,他咧嘴笑了起来,“现在好多了,性格温柔了许多。”

刚说完这话,他的儿子斯洛夫在一旁撇了撇嘴,“他的脾气非常大……”

童言无忌,被儿子揭穿真相后,基里亚科夫稍有尴尬,摸了摸斯洛夫的头,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基里亚科夫与儿子斯洛夫一同接受采访

基里亚科夫与儿子斯洛夫一同接受采访

“如果我犯了错误,他就会非常严厉地训斥我,对我发脾气。我踢球的时候他也会批评我。”斯洛夫说,他今年正好8岁,在泽尼特青训营里学习足球,基里亚科夫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也能从事与足球相关的工作,或者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作为父亲肯定能成为一个最好的人。我在训练场上会给孩子做出最严格的典范,生活里也应该严格去要求他。因为一旦他承认之后,就要自己独立去处理很多事情,那个时候再也没人去帮助他。”

基里亚科夫不但对儿子严苛,对自己执教的球队同样如此。据一些熟悉他的人介绍,他在带队训练时极其严格,不允许有丝毫的马虎、懈怠。训练场上,他会像踢球时那样大喊大叫,急了也会打骂队员。

基里亚科夫目光如炬

基里亚科夫目光如炬

“每个球员的性格不同,这也是一种激励球员的办法。”对于自己偶尔有打骂队员的行为,基里亚科夫这样解释,“有些球员如果做得不好,你就是需要说一些刺激性的话,这样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变相的激励。当然,如果球员们做得好,我也会说一些鼓励的话,我可不是那种只会骂人的教练。”

基里亚科夫出生在俄罗斯小城奥廖尔,他是小城里的足球英雄,人们把他的头像印在衣服上,传出去是件自豪的事儿。

不过奥廖尔也盛产足球流氓,一些足球流氓穿着印有他的头像的衣服宣称自己是“奥廖尔屠夫”,横行霸道于世界赛场之外。之前有报道称,基里亚科夫曾公开说过个别足球流氓不要穿着印有自己头像的衣服到处惹事,“否则我会打断你的鼻梁骨。”

两位俄罗斯球迷T恤印着“奥廖尔屠夫”

两位俄罗斯球迷T恤印着“奥廖尔屠夫”

腾讯体育向他求证这句话时,他立刻否认:“没有,肯定没说过这话,我也不认识足球流氓,我不希望别人穿着印有我头像的衣服去办坏事。”

03 中国足球问题在管理层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日本、韩国都踢得不错,而中国却是这样?红塔当年说退就退了。

当年甲A赛场上,基里亚科夫的这种霸气外露的做法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大家都觉得他太暴脾气了。

“我是俱乐部花钱买来的,大家都看着我,肯定有压力。在这种压力的情况下脾气肯定会有些急躁。再加上有些配合队友们完成不了,传球也达不到我的想要的效果,所以就很愤怒,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怒火。”在基里亚科夫看来,这种怒吼有时候是着急,但也有时候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鼓励全队,“中国球员太内敛了,在球场上不善于表达自我。他们有时会紧张,不管是赢了还是输了,都不会有什么鼓舞的行为,根本不可能像我一样大吼大叫。”

基里亚科夫往往被对手重点照顾

基里亚科夫往往被对手重点照顾

作为红塔队的进攻核心球员,他在足球场上经常遭到各种侵犯。跟八一队比赛时,开场没多久就被对方球员用鞋钉在脚踝处踩出了一个深坑,流血不止。被换下场后,他朝着对方替补席大吼,“足球场上不能用拳头,不然我肯定打死你。”

过去的往事放到现在来看已是过眼云烟,风轻云淡,“足球场上有侵犯也正常,职业球员嘛,可以理解,我也相信每个人都是为了球去的,而不是伤害别人。”

基里亚科夫如今看淡了场上冲突

基里亚科夫如今看淡了场上冲突

时代变了,但中国足球的整体水平却依旧停留在原地。基里亚科夫始终认为中国球员的水平还是不错的,只是很难组织到一起,“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日本、韩国都踢得不错,而中国却是这样?也没人能给我解释清楚。”

“中国每个球员个体都不错,但明显感觉到了场上配合不好,比赛经验也不足。他们对足球的理解不够深层次,不知道如何跑动,如何利用空间,如何去配合,这些都差很多。”基里亚科夫说,他觉得中国球队那个年代不光竞技水平不足,而且管理问题也很严重,“管理层有很多问题,但如果你让我说具体什么问题,也记不清了,反正就是管理层问题挺多的。”

管理层的问题直接导致云南红塔队当年退出职业联赛,这也让他觉得非常遗憾,他现在还能用中文说出”云南红塔“这四个字,“我们有那么漂亮的球场、训练基地,结果说退出就退出了……”

当年的红塔足球训练基地至今依然矗立在滇池边,很少有球队来这里训练,更多是在承办一些业余足球比赛。

云南红塔退出后 基里亚科夫转投鲁能

云南红塔退出后 基里亚科夫转投鲁能

04 中超现在发展得太快了 俄超顶多5、6家俱乐部在高额的投入,而中超不止这些,这种发展真的太快了。

球场上的基里亚科夫给人留下的印象是硬汉,但他的内心也有柔软的一面。他这次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特意带着儿子斯洛夫一起过来,聊天时经常会摸摸他的头,或者提醒他喝点水,眼睛里写满了慈爱。

基里亚科夫合影腾讯体育

基里亚科夫合影腾讯体育

据斯洛夫说,爸爸经常会在家里播放自己过去踢球的录像,然后让全家人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观看,怀念过去美好的时光。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当年在中国踢球的录像,那段日子对于他来说也是永生难忘。

据基里亚科夫介绍,自己当年之所以愿意结束在德国踢球的日子,来中国发展,跟当时的红塔集团的诚意邀请有直接关系。来到中国后,俱乐部工作人员先领着他参观了一下红塔卷烟厂,他一下子被眼前壮观的场面震撼住了。不差钱的红塔集团给他开出了当时甲A联赛外援的最高薪水,这也更让他义无反顾。

和16年前相比,现如今的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已发生了质变,俱乐部的高额投入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引起了关注。“听说现在中国俱乐部都在投入巨额资产玩儿足球,请了很多大牌外援和教练加盟,但我觉得这样的手段太快了。”在基里亚科夫看来,这样的大投入可能会迅速让一个俱乐部成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俱乐部之一,“但中国本土足球还是没能取得太大进步。中国足球太着急了,太快了,现在的发展状况和本国足球水平不太相似。”

其实就在前几年,俄罗斯足球也在进行高额投入,但基里亚科夫认为两国足球的发展道路还不太一样,“俄罗斯顶多五六家俱乐部在进行这样高额的投入,而中国肯定不止这些,这真的太快了。”

http://www.bangkaow.com/sglhj.html